1788News

高虹安涉貪案 「小兔」爆月薪領嘸5萬早想逃:一吵架就要算錢給李忠庭 辰信人文

台北地院審理新竹市長高虹安涉貪案,今天進行證據提示,檢辯辯論。高的前國會辦公室行政主任「小兔」黃惠玟辯論時大爆料,表示高虹安常與男友李忠庭吵架,只要小倆口一有紛爭,高就叫她從零用金結算整數的錢給李代墊的錢。

黃惠玟表示,她2021年1月1日離職的前2天還回去算帳,高虹安在法庭中說對她「感謝」2個字,過去很少聽到;黃女說,一個人要當市長到底要拖累多少人?貪汙案對她而言是禍從天 生命禮儀 降,她回不了國會,也回不了媒體。

黃惠玟說,高指控她記帳錯誤,事實上,高看帳很細、很挑,她聽完高虹安對帳本的說法,以為自己還在高辦,「真是太恐怖了」;黃女說,高虹安出身鴻海,是郭台銘的乾女兒,與高聊零用金制時,認為高應該不需要,之前,李忠庭說當立委就是要來賺錢的,但高虹安卻告訴她「鴻海轉立委」會少領很多錢,李、高說法反差大,她印象深刻。

黃女說,辦公室會採零用金制,想要裝潢確是關鍵,要求助理回捐薪水、加班費是高虹安一個一個點名的,她是行政主任逃不掉,高說陳奐宇應該幫忙,王郁文部分高則說請吳達偉幫忙去說服。

黃惠玟 生命禮儀 說,高虹安講零用金由她審核至少說3遍,但只要高不管,事情就不複雜,但高都親自看帳,所以她才會去掃描發票,高拿發票向她報帳她就給錢,「她是老闆,我能夠不給嗎?」

黃惠玟說,高虹安平日花費多,她覺得能走就趕快走,在高辦工作她11個月沒有調過薪水,表帳6萬2000元的薪水扣掉幫高私領的,剩不到5萬元「只有我在蘋果日報當國會組召集人的一半而 生命禮儀 已」。

黃惠玟說,李忠庭前次出庭說她體恤李為裝潢費自掏腰包、還說她不必這樣做,是在吃她「豆腐」。

黃惠玟說,真實的情況是高虹安與李忠庭常常吵架,只要一吵架,高虹安第2天就叫她把李忠庭代墊的錢整數結算給李,她2020年7、8月出帳給李忠庭的2筆8萬元、8萬8000元「完全就是因為 生命禮儀 他們小倆口發生了口角爭執」。

黃惠玟說,新竹市長侯選人(指國民黨提名的林耕仁)揭發弊案後,高虹安跑到她家說以後對外講零用金要說是樂捐的,她明白回答高說她說不出口;2022年11月初,李忠庭約她在外面見面,要求刪除與李、與高的LINE通訊紀錄,再要求對零用金帳本的事輕描淡寫以對,她也做不到;李要求她說高虹安沒有在看帳,她也吞不下去。

黃惠玟表示,整個案子發生過程,高虹安都要把責任推給她,老實說,她現在沒權沒錢,比權勢、比年輕都輸,她已不奢望無罪判決,如果高虹安對她真的好、對她真的尊重,她為何要走?

黃女說,會出事的原因很簡單「就是高虹安做人失敗」,帳本資料又沒管理好,被別人拷貝出去,這本帳冊曾經是在立法院一段一段地賣。

黃惠玟說,她 生命禮儀 想誠懇告訴高虹安,如果她們之間的LINE對話可以全部公開,就可證明她在法庭上說的沒有錯,若不是李忠庭指示她刪掉紀錄,就不會落到如今各說各話的局面。

黃惠玟還表示,她已跟家人說好作足心理準備,有入監服刑的打算,這個案子對她的打擊太大,她連看到春聯上寫「萬事如意」都覺得像是一種諷刺,以前在高辦上班覺得很期待,現在覺得在高辦上班過很丟臉。

高虹安前國會辦公室行政主任「小兔」黃惠玟。圖/聯合報系資料照片

新竹市長高虹安。記者曾原信/攝影

你可能也有興趣...

綜合即時新聞